yabovip2017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yabovip2017

  在21世纪的今天,全世界应该统一相关抗议活动的标准。无论在巴塞罗那、巴黎还是其他地方,暴力都不应该横行街头。我们应赞赏安全力量的努力(当然他们也必须遵守法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制止街头暴力,为捍卫和平及所有人的权利表现出勇气和克制。那些破坏城市设施、纵火、袭击警察的人应该得到审判。

  在巴塞罗那,机场也遭到了冲击甚至一度被瘫痪,我们的警察也驱逐了暴力分子。分离主义媒体则公开指责执法部门滥用职权。可笑的是,这些媒体似乎和公众的视角不同,根本看不到暴力分子强占机场,使城市基础设施陷于瘫痪的恶行。

  幸运的是,目前的局势远未到那种状况。但是许多加泰人,无论是联合主义者还是分离主义者,都担心在脆弱的欧洲,暴力行为是血腥事件的序言。这是我们这代人第一次在房屋门前看到路障。因此,当加泰自治区主席奎姆·托拉(一位分离主义者)下令“加强行动”时,我们不寒而栗。因为,如此一来社会将分成行动者和受害者两方。而加泰当局下令不服从国家,更给局势增添了合法的危险因素。因为在激进分子眼中,他们是听从政府的命令做一件正确的事——捍卫加泰体制。这使仇恨合法化,给那些损害城市声望的混乱披上高尚的外衣。

  首先,目前暴力活动的主角是街头闹事专业分子,他们的目的是制造骚乱,而且与政治家峰会时制造暴乱的是同一批人。现在,分离主义分子正在讨好这些人。更令人惊讶的是,不少受到良好教育的加泰年轻人受到煽动也参加了夜间骚乱。他们白天是模范青年,夜幕降临就变成骚乱分子。不知他们是否会在暴力的路上越走越远。

  事实上,当我看到在巴塞罗那的中国居民分享的视频上暴力抗议者袭警的画面时,我对西方批评香港警察的行为感到震惊。必须承认,在更加详细地了解香港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后,我明白西方媒体故意隐瞒了一些有助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信息。我感到被操控了。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事实上,当我看到在巴塞罗那的中国居民分享的视频上暴力抗议者袭警的画面时,我对西方批评香港警察的行为感到震惊。必须承认,在更加详细地了解香港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后,我明白西方媒体故意隐瞒了一些有助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信息。我感到被操控了。

  第三, 联合主义者强调加泰地区存在两种文化,但分裂势力认为自己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说实话,我在巴塞罗那从没觉得被分离主义者排斥或威胁过,我们曾多次平静地公开讨论过这个话题。以我的经验,是分离主义政客在推波助澜。不过,在街道纵火只需要一点时间,而灭火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事实上,当我看到在巴塞罗那的中国居民分享的视频上暴力抗议者袭警的画面时,我对西方批评香港警察的行为感到震惊。必须承认,在更加详细地了解香港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后,我明白西方媒体故意隐瞒了一些有助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信息。我感到被操控了。

  幸运的是,目前的局势远未到那种状况。但是许多加泰人,无论是联合主义者还是分离主义者,都担心在脆弱的欧洲,暴力行为是血腥事件的序言。这是我们这代人第一次在房屋门前看到路障。因此,当加泰自治区主席奎姆·托拉(一位分离主义者)下令“加强行动”时,我们不寒而栗。因为,如此一来社会将分成行动者和受害者两方。而加泰当局下令不服从国家,更给局势增添了合法的危险因素。因为在激进分子眼中,他们是听从政府的命令做一件正确的事——捍卫加泰体制。这使仇恨合法化,给那些损害城市声望的混乱披上高尚的外衣。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在21世纪的今天,全世界应该统一相关抗议活动的标准。无论在巴塞罗那、巴黎还是其他地方,暴力都不应该横行街头。我们应赞赏安全力量的努力(当然他们也必须遵守法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制止街头暴力,为捍卫和平及所有人的权利表现出勇气和克制。那些破坏城市设施、纵火、袭击警察的人应该得到审判。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加泰的独立氛围始于中世纪,到1931年至1934年,加泰地区和西班牙政府之间的裂痕急剧加深,马西亚和孔帕尼斯两位主席先后两次宣布加泰罗尼亚共和国脱离西班牙。这是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关系最紧张的时期。

  第三, 联合主义者强调加泰地区存在两种文化,但分裂势力认为自己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说实话,我在巴塞罗那从没觉得被分离主义者排斥或威胁过,我们曾多次平静地公开讨论过这个话题。以我的经验,是分离主义政客在推波助澜。不过,在街道纵火只需要一点时间,而灭火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其次,在分离主义政府的控制下,加泰公众媒体上没有西语节目、不发布西语作品,加泰儿童的词汇游戏中不说“西班牙”,而用别的词代替。他们试图尽量弱化西语的使用,最后让加泰人不再以“作为西班牙人而自豪”。如果你来巴塞罗那旅游,会看到市中心的图书纪念碑上只有40位使用加泰名字的作家,而那些使用西语名的优秀加泰作家则被排除在外。音乐界这种现象尤其突出,上世纪80年代初巴塞罗那曾是西语流行音乐的集中地,有很多优秀的西语乐队。但后来,由于巴塞罗那市政府只扶持加泰语乐队,导致现在巴塞罗那已没有西语乐队了。

  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客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会在某些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他们把自己视为文明的旗帜,“为传播自由和民主而存在”。但是,有辨识力的人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尤其在新闻处理中,双重标准是非常明显的。例如,对于香港的暴力示威,欧洲新闻台的标题聚焦在“香港警察”;而对伦敦的示威,标题则是“伦敦警察禁止‘反抗灭绝’在英国首都的抗议活动”。

  在21世纪的今天,全世界应该统一相关抗议活动的标准。无论在巴塞罗那、巴黎还是其他地方,暴力都不应该横行街头。我们应赞赏安全力量的努力(当然他们也必须遵守法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制止街头暴力,为捍卫和平及所有人的权利表现出勇气和克制。那些破坏城市设施、纵火、袭击警察的人应该得到审判。

  而对于伦敦目前的示威活动,西方媒体报道很少,我们大多一无所知,就像是一个黑洞吞没了一切混乱。

  分离主义势力不断扩大,在加泰罗尼亚来说并非偶然。这次骚乱的发生有着几个深层原因:

  首先,目前暴力活动的主角是街头闹事专业分子,他们的目的是制造骚乱,而且与政治家峰会时制造暴乱的是同一批人。现在,分离主义分子正在讨好这些人。更令人惊讶的是,不少受到良好教育的加泰年轻人受到煽动也参加了夜间骚乱。他们白天是模范青年,夜幕降临就变成骚乱分子。不知他们是否会在暴力的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没有分裂势力介入的话,现在的危机将逐渐减轻。但由于分离主义政党的选举制度将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的对话困难重重,这个“毒瘤”会一直存在。德国前首相俾斯麦曾说:“我坚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在自毁,所以至今尚未成功。”这段话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准确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况。



  加泰的独立氛围始于中世纪,到1931年至1934年,加泰地区和西班牙政府之间的裂痕急剧加深,马西亚和孔帕尼斯两位主席先后两次宣布加泰罗尼亚共和国脱离西班牙。这是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关系最紧张的时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